伊朗“方舱医院”投用 内部曝光
来源:伊朗“方舱医院”投用 内部曝光发稿时间:2020-04-05 17:31:33


因为发出了一封呼吁拯救舰上官兵的求援信,美国核动力航母“西奥多·罗斯福”号的舰长布雷特·克罗泽尔,在当地时间3日被美国代理海军部长托马利·莫德利解职。

德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目前已升至全球第四。疫情持续蔓延,总理默克尔的情况也备受外界关注。默克尔3日已结束居家隔离并返回总理府工作,将继续使用网络视频连线方式,参加大部分日程安排的会见和会议。早前报道称,因上月曾接触一名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的医生,默克尔22日开始居家隔离。隔离后,默克尔先后3次接受新冠病毒检测,结果均为阴性。

这三层意图,反映出美海军高层与美国联邦政府的战“疫”思路如出一辙。他们在疫情防控上左支右绌,却把心思花在试图掩盖疫情真相上。人们不会忘记,美国女医生朱海伦早在1月就预警美国国内疫情、2月将检测结果报告给美国监管机构,却被下令封口、停止检测。而当消息走漏,引发舆论和社会压力时,他们又错开“药方”,企图嫁祸他人。

【海外网4月5日|战疫全时区】据德国《每日镜报》实时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北京时间4月5日7时20分左右,德国累计确诊新冠肺炎96108例,较前一天新增4949例;累计死亡1446例,较前一天新增171例;累计治愈26400人,较前一天新增2600人。

日前,阿根廷政府宣布将以家庭为单位向民众发放补助金,有1200万阿根廷人申请了这项补助。从6日起,民众可以上网查询申请是否获批,符合条件者可在四月下旬到五月上旬获得1万比索(约合1093人民币)的一次性补助。

先从此事的关键点——求援信说起。3月下旬,由于更多舰员被确诊患上新冠肺炎,克罗泽尔给美国海军高层发了封信,指出舰上的情况正在“快速恶化”,请求允许舰上数千名舰员尽快下船隔离。

4月3日,德国疾控机构罗伯特·科赫研究所召开例行新闻发布会时,研究所主席威勒介绍,普通口罩并不能保护自己不被感染,但可以防止自身飞沫传播出去,从而保护他人不被传染。他同时强调,不要以为佩戴口罩就安全了,仍应注意保持距离并遵守咳嗽和打喷嚏的正确方法。此外,德国至少有2300名医务人员感染了新冠肺炎。当地时间4月5日晚,阿根廷卫生部公布,新增103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,全国累计1554例。当天还新增2例死亡病例,累计死亡46例。

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称,克罗泽尔在信件中写道,“如果我们现在不采取行动,我们将无法妥善照顾我们最值得信赖的资产——舰员。”CNN援引一位美国国防官员上周五(3月27日)透露的消息称,“罗斯福”号上已有137名舰员新冠病毒测试呈阳性,“占美国军方确诊人数的10%以上”。但讽刺的是,美国军方却将解职决定归咎于克罗泽尔“糟糕的判断力”。

首先,这是对克罗泽尔“泄密”的惩戒。自疫情发生以来,美国疫情防控工作饱受诟病。比如,美国疾控中心从3月2日起停止发布与检测人数和死亡人数相关的数据,美国长老会医院麦卡锡甚至通过电视恳求卫生部门对疑似病人检测,美国民众对政府应对迟缓非常不满。而克罗泽尔发信向海军高层求援,且这封信被媒体公开,显然将远在大洋上的航母疫情形势以及军方的应对不力公之于众。正如莫德利所指责的,“这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”“引起不必要的恐慌”。莫德利的表态说明,这次震动美国舆论的“泄密”事件让美海军高层颇为被动。撤换舰长,就成了美海军高层意图挽回颜面的不二选择。

看重私利而非生命,使得美国的决策部署始终无法对焦疫情防控本身。美国一些军政高层,以及自上而下弥散在这个决策体系中的官僚习气,是延误防控救治时机的罪魁祸首。